因為沒有置頂機能,來訪須知請點選單的「PR」,它是被拿來當はじめに欄位的自我介紹。
| PR | EN | CO | TR | CA | AR | LI | RE | OT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第二屆金鑰獎頒獎典禮
‧本心得文一律省略敬稱。
(我每次都很困擾要不要放敬稱,老實說我以前還想過要不要叫「寵物先生先生」)
 官方網站「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時間:10月11日(日),14:00
地點:台灣大學第二活動中心,R601
  從國三開始成為推理小說迷,到現在也超過五年了,但總是只有閱讀,參加相關活動是大學以後才開始的事。原因無他,就是沒人作陪罷了。再加上我得了假日只想宅在家的病,沒有社團的機緣,我那天大概就是醒來開臉書種菜混掉一天吧。這次會參加金鑰獎一方面是有社團朋友相伴,另一方面也是要去處理場地事宜;於是星期天上午,打理完我的菜園又順手摸走誰的幾棵茄子以後,我頂著風雨前往二活。
一到校當然是馬上去開門,但二活假日時教室管理還滿草率的,其實沒有房間鎖上,預定要用的教室被不明人士侵占了。其實已經到了借用的時段,不過時間還早就只先知會一下我就離開了。如果能借到阿基米廳就不會有這種插曲了,是誰沒借到啊真該死。(啊不就你自己)粗估主辦單位大概一點多來,等待開工的時間就先泡在樓上整理社櫃。放《推理》雜誌的社櫃前一陣子飽受摧殘,稍微花了點時間修整,之後又跑去樓下辦公室拿包裹,想到該去幫忙的時候已經一點半了。到了教室只見桌子早已陳列完畢,投影幕已經降下來了,接待處堆著大會手冊,連簽名本都翻開第一頁了,甚至外送的星巴克店員根本跟我搭同一班電梯。真是相當高的效率啊。高到聲稱要來幫忙得我覺得有點可恥w最後去借了海報架,勉強算是有派上用場。
雖然說兩點才開場,觀禮人士早已陸續到來。個人人面狹隘只認識同社團的學長姐,但客人好像有不少知名部落客的樣子。也有人在簽名簿裡寫著網名。要簽名才能拿活動手冊,我簽了本名蓋了社章。跟恥得要命的噗浪花名比起來社章真是榮譽許多。活動手冊免費但是絲毫不減精美,職業級的封面以及內頁排版都是MLR成員自己設計的。內容除了頒獎典禮流程與相關文字,還有極短篇一篇與島田獎相關討論等。頁數不多,但用心很深;其中島田獎的探討,雖然我不敢踩雷只粗略掃過,倒是覺得有不少精闢的看法,強烈推薦。不知道會不會在網誌上公開?手冊最後幾頁則滿是MLR成員的當年活動紀錄,有導讀也有演講,還有跨海活動。
因為教室沒多久就坐滿了,典禮提早開場。也沒早幾分鐘啦。第一個節目是專題演講,標題「從讀者投書到光纖世代:台灣推理評論三十年」,主講人由凌徹、紗卡、遊唱三位接力。有出版品才有評論,演講不可避免地談到了早期的推理出版狀況,不難發現《推理》雜誌在台灣推理閱讀發展初期多麼重要。雖然二十一世紀轉型成召喚政治神龍的供品。這剛好關係到我的社課,可惜腦容量低如本人早忘光了。(那你社課怎麼辦)隱約還記得早期投到雜誌上的創作可以得到當時活躍的評論家簡評,雖然只是簡評也有助於推進創作,仔細想想這或許比生在網路時代、用網路發表作品卻沒有文友只有讀者的作者好些,網路上的讀者不是每個都敢直言的,新手發文也很難獲得回應。不過不管媒介是什麼,有人能給予指教對作者都是好事。雜誌除了評論以外也有引介各國推理文學的專欄,不過根據主講者,無論是出版者本人或執筆者都是群性情難以捉摸的小彆扭,(噁)專欄有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出不出書也沒個準頭。原來在「說好不提261」之前就有「說好不提林佛兒」。演講中還有提到一本論文,其實年初準備社課時我也曾拜讀過這本書。不過就如曲辰所補充的,以學術的觀點審視這本論文,它其實有幾個問題:客觀性、分類問題等。我自己在看時是覺得分類問題真的很大,連推理這個文類都有各家說法了更何況是底下細目,作家也不是每個人都有意識地信守著某個流派的寫作法則;看到論文內的分法是覺得太過粗略。不過介紹林佛兒的地方,大概作者跟他交情不錯,資料滿豐富的。順便一提她把林佛兒作品中的性愛場面列出來評論這點微妙地觸動到我的笑點。
話題離開《推理》雜誌,轉向推理導讀界兩位重量級前輩唐諾與藕┿屐G舊整椋烟身推理導讀的領域上有堅不可摧的市占率,也主導了某些重要書系的出版。我對唐諾旁徵博引的導讀沒有愛好,也孤陋寡聞沒看過卡爾維諾波赫士等文學大家,臉譜這部分不是很熟;藕┿嶌澑麥推行的謀店倒是有好幾本。《偵探研究》也買了,雖然文章已經在壹週刊連載時看完了。該書有趣之處在於真的在研究偵探,可惜僅限於歐美的偵探。
此後的發展多在網路上,演講的主題自然就移到了網路世代。以推理擂台為起點,算來也有十多年了,以網路普及的時間來看也不算短。明明就是我的時代,卻沒有見證過演講提及的推理擂台或藍霄的網站,心底總覺得有點可惜。
評論也只發展到網路世代,所以演講也只能在這裡結束。從評論的角度複習台灣推理發展史也滿有意思的,但也不難發現前期能講的實在太少,單薄的幾個名字就可以說盡網路世代以前。相較起來現在活躍於檯面上的評論家數量實在是大爆炸,希望能沒有斷層就這樣當慌宍啊。
頒獎典禮本身,因為我至今還沒看過得獎文章,沒什麼感想。按照主辦單位的說法,今年來稿量極低,不知道是選書的問題還是單純開天窗?沒人寫絡新婦這點我也很遺憾,京極的書我喜歡歸喜歡卻沒什麼力氣消化。
接著是義拍時間。可能大家的錢都拿去買書了,氣氛不是很熱絡。不過也只有名偵探守則的資料夾一個流標,其他的拍賣品還是有成功出售。於是當天我們社櫃悄悄地多了一本簽名日文版《錯置體》,我姐拿到一條帝都大學的手巾當生日禮物。之後的時間理應散場,但在場人士大多都是互相熟識的部落客,加上有一之軒美味的茶點,當下自然是成了派對。茶點怎麼可以這麼好吃。好吃到我很希望主辦單位能把沒來領獎的那位獎金直接移作下屆典禮茶點經費。
這次的活動我想辦得極為成功。主辦單位準備節目十分用心,從講座到手冊內容都十分豐富。而或許是因為這個研究會本身的氣質,頒獎典禮氣氛輕鬆而得體,不會讓人感覺太拘謹嚴肅。活動結束後曲辰其實還有來問大家對於這屆選書的意見,沒能提些什麼,反而是感受到了MLR的幹勁。第二屆剛結束意味著第三屆將開始,雖然可能不會以參賽者的立場現身,明年大概也會去觀禮吧。
18:48 推理‧任何媒介 comments(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8:48 - -
comment
在曲阿辰發現之前,記得改一下他的名字啊XDD

所以妳是強行用美色脅迫小弟讓妳蓋社章的社長大人嗎?(嗚嗚)
心戒 2009/10/20 18:26
改了改了,請不要告訴他我不小心幫他改名的事XDD

講美色真是太抬舉我了,不過我的確是蓋社章的那個人w
線 2009/10/20 23:47

mess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