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沒有置頂機能,來訪須知請點選單的「PR」,它是被拿來當はじめに欄位的自我介紹。
| PR | EN | CO | TR | CA | AR | LI | RE | OT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瑣事》(Trifles)
有雷

    其實這部也是應付作業去看的,不過一個優秀的推研社員會在作業中尋找推理。(雖然我不太優秀。)只是原著劇本並不是刻意為之的推理劇,自然不會有千回百轉的破案過程;值得注意的是本劇核心──行兇動機。以兇手與犯案過程破題的犯罪還會有什麼可說的呢?自然就是背後的故事了。

    後來有再去看過原文劇本,是覺得有些可以著墨的點沒被說盡,不過大概也不用期待這齣戲下次登台了吧。

    題外,最近怎麼跟死鳥這麼有緣。

劇目:瑣事(Trifles
演出:戲點子工作坊
場次:2008/10/31 7:30pm
    小鎮發生了兇殺案。所有證據都指向死者妻子,唯有動機仍然不明。於是男人們──警長與檢察官為了定罪嫌犯,進入屋內尋找蛛絲馬跡;女人們──警長夫人與鄰家農婦,為了幫嫌犯帶衣服到監獄而來。男人們忙進忙出卻徒勞無功,女人們卻在一間廚房裡找到了有別於男人所知的真相。兇手是誰無足輕重,背後的動機才真正揪心,令人無限唏噓。這是《瑣事》的故事概要。一個兇殺案,有兇手有偵探。如果它的形式不是劇本而是小說,想必會被歸類在社會派推理小說裡吧。只是偵探不與兇手鬥智,反而深感同情,甚至藏匿證據以免兇手受到法律制裁。
    
    劇中,劇作家以對「瑣事」的觀點,確立了兩方對立──男性與女性,這與本劇主旨息息相關。一方是自是甚高的男性,他們有權有位,對在意「是要縫邊或打結?」的女性嗤之以鼻,卻始終達不到搜索的目的──了解動機;一方是世界僅限於婚姻中的婦女,只是為了給嫌犯帶衣服而來,意外在一句句對談中逐漸接近真相。雖是瑣事,卻能見微知著。乍看之下似乎是女人們因為心思細膩才能斷案,其實這更暗示了當代兩性不平等所造成的隔閡。男性完全無法體會被拘禁在家庭生活中的女性的感受。對他們而言死者是受害者,但對女性來說兇手才值得同情。莫太太被婚姻剥削,嚴凖莫先生對她的諸多限制,就像是否定她的人格。她的生命就跟她的家一樣冷清,連作為慰藉的寵物鳥也被殘殺;而她不可避免地崩潰了。但最可悲的,是莫太太即使殺死了丈夫又發了瘋,在牢裡還是懸念著她的廚房,婚姻已經完全制約她的生活,曾經美麗的金絲雀成了靜默囚鳥。這種女性專屬的傷痛,甚至讓原本希望兇手被法律裁制的警長夫人改變立場,幫真兇湮滅動機。不為什麼,就因為兇案現場的寒冷,究竟比不過真相悲涼。

    在表演本劇上,這個劇團作了點新穎的嘗試,他們把西方劇本與京劇結合,創造出京劇版《瑣事》。平心而論,我認為演員的唱工只是差強人意。但是我十分敬佩劇團為改編京劇作的努力。除了開場一段介紹,大部分的劇本都被改成了曲子,用字不但親切還很簡潔。由於原著呈現的議題是中西共通,觀眾不會因跨文化而有理解障礙;所以當我看著西裝的警長與唐裝的檢察官站在舞台上時,渾然不覺違和感,還很自然地帶入了民初的情境。除此之外,編劇似乎為了讓觀眾了解劇本主旨,還貼心地在劇末多加了一段。加長部分沒有偏離原著讓我鬆了一口氣,只可惜改編版的最後一句不如原著咀嚼有味,而警長夫人的掙扎也在改編中被減弱了;但瑕不掩瑜,我依然認為這是成功的中西合璧。
 
    八十年前真實刑案改編的故事,八十年後卻不感覺它古老陳舊,究竟是劇作家匈押ご埓Ы性在婚姻中的弱勢沒有改變呢?女權在社會運動的推進之下固然有所成長,然而傳統遺風也未曾死絕。《瑣事》依然值得我們深思。
22:16 戲劇‧偶爾看看 comments(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16 - -
comment

mess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