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沒有置頂機能,來訪須知請點選單的「PR」,它是被拿來當はじめに欄位的自我介紹。
| PR | EN | CO | TR | CA | AR | LI | RE | OT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鄂遊戲》(Sleuth)

有雷

    這篇其實是上學期應付作業而寫的。因為老師懶得看字(XD),要求份量在一張A4裡,便不是那麼詳盡。後來是有轉貼在導演批兔個版,剛經過大一製的我實在懶得疆此ぷ郎’份評論就沒再加筆了。 

    導演是畢業的學長,雖然沒有直接認識,但透過戲劇系密集的六度分離卻有許多間接接觸。這位學長很喜歡推理,現在寫的碩論也是與戲劇及推理相關的內容。推理劇很多,其實應該有更著重於推理層面的劇本,礙於演員人數學長選了本劇;喜歡推理過程的我是覺得有點可惜,不過這齣製作依然不啻是部好戲,況且來日方長。 

    順便一提下戲以後Linda在系館二樓待了好一陣子。

劇目:鄂遊戲
演出:夢奇地劇場Dreamscape Theatre
場次:2009年5月3日(日)午場 14:30

創作不輟的推理小說家Andrew Wyke被一個年輕的演員Milo Tindle戴了冕后0拯司麌,他用推理小說家機巧的心思設計了一個羞辱性的「遊戲」。只是當他的目的達成以後,被設計的Milo心中的惡意也因此被喚醒,他也設了一局遊戲回敬Andrew。不斷逆轉卻始終不對等的立場,終將兩人引導上兩敗俱傷。

原文的Sleuth意為偵探,和翻譯的「鄂遊戲」各有旨趣。Sleuth點出了智力競賽中諜對諜的緊張,以及玩家=偵探,莊家=罪犯這種一體兩面的對應。鄂遊戲則為兩人的詭計拉出反差:遊戲應該只是無傷大雅的娛樂,一旦染上鄂Аだ澡票堙惡意也就滲透了遊戲,變得充滿危險了。無論哪個譯名或者是標語「羞辱,是通往人心的捷徑。」,都緊扣著主題──自尊。老作家Andrew以羞辱為樂,姿態又很高傲,古怪的個性讓他眾叛親離。乍看之下似乎是不屑與凡人為伍,其實只是不善交際,只能靠著膨脹自己壓低他人來維持自尊。(事實上以解謎為重的推理小說,作者設局本來就有挑戰讀者的意味,而且目標多是要耀作家的聰明←對不起我當時看館系列看得很火大。Andrew的職業也是個特殊設計。)他苦無知音,沒有人能理解他遊戲的邏輯,也沒有人想配合他,也難怪棋逢敵手時,他會對Milo提出突兀的同居請求。只是連繫著這兩個人的本來就不是友情,而是惡意;每一局的遊戲目的都是要打對方的自尊打落。當Andrew設了羞辱Milo的第一局時,他就註定無法從Milo身上得到認同了。玩到讓人撕破臉的遊戲引導出Andrew對自尊崩潰的恐懼,也挖掘出Milo想撕裂Andrew自尊的殘忍面向。(我很喜歡Milo嘲諷Andrew時,飾演Andrew的演員的演技。雖然只是坐著不動,卻散發出作家被刺痛的心冷與強忍痛苦。)羞辱的確通人心,更將人捲入萬劫不復。結局的槍擊正是這場硬碰硬對決的結果裁判──莊家死了,玩家成了殺人犯,第三局draw。

在各技術層面裡,我對舞台印象最深刻。劇中並沒有對Andrew的豪宅風格有具體敘述,我們無法得知舞台佈置是否為Andrew的房間應有的樣貌;但舞台的空間設計卻也能映襯出所有者的個性──一大片用著作各語言譯本封面拼成的背牆,以及展示著作的懸吊木櫃──是Andrew「紙糊的」自尊。棋盤似的地板以及貌似皇后棋子的大型人偶,加上身為「國王」的屋主,這個家是Andrew的遊戲天地,也是他能支配的領地,只是Andrew的品味惡劣,空間散發出的氣息排擠外人,孤立了空間也孤立了他自己。我其實很喜歡這個設計,不但有與演出相輔相成,單獨欣賞也是個前衛新穎的設計;可惜懸吊與走位互相妨礙,有幾次坐在觀眾席右側的我都會被懸吊擋住視線,看不到演員的上半身。(當演員的時候渾然不知,做觀眾的時候就知道背台有多影響觀感了。)不過其他的舞台設計基本上都讓走位變得很好看,我特別喜歡Andrew隔著紙牆與Milo對話的部份,除了人與人影的畫面很美以外,也像是暗示著兩個人沒有交集的想法。
19:56 戲劇‧偶爾看看 comments(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9:56 - -
comment

message :